今天是:2019年1月24日 設為首頁 | 手機版
首頁>工作動態>什邡市
《草鞋縣令》戲與現世(之三)——李冰治水
發布時間:2019-06-20 來源: 字體大小: 分享至:

微信圖片_20190620150207.jpg

 

在戲中

李冰陵是紀大奎興修水利之地

雖然情節是戲劇的虛構

但紀大奎在什邡治理水患一事不假

甚至可以說

紀大奎治理水患是對李冰治水精神的延續

 

《草鞋縣令》戲與現世之——李冰治水

 

微信圖片_20190620150249.jpg

 

在包括什邡在內的川西一帶,說起李冰,可以說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。李冰乃秦時四川郡守。在他的任期內,主持修建了都江堰等多項水利工程,根治了四川的連年水患,使四川成為旱澇保收的天府之國。晚年,他來到章洛大地,導洛通山,修建了朱李火堰,徹底根治了章洛的水患,使什邡成為川西平原上一顆璀璨的明珠。

 

微信圖片_20190620150240.jpg

 

正是在導洛通山,修建朱李火堰的過程中,李冰積勞成疾,病逝在章洛大地上。兩千多年來的多種文獻,都記載了李冰因勞致疾,卒葬章山。李冰之死,由秦皇立祠建墓。見于應劭《風俗通》(佚文):“秦昭王聽田貴之議,以李冰為蜀守,穿成都兩江,造興田萬頃以土,始皇得其利,以并天下。(遂)立其祠(山)也。”東漢蜀郡都水之官員為李冰造像。1974年于都江堰側出土了建寧元年(168年)蜀郡都水官為冰造的石質大像,其名曰:“故蜀郡李府諱冰。”

東漢順帝漢安二年(143年),張天師下二十四治(化),在李冰葬所設立“公慕治”“后城治”(《二十四個治圖》)。據《唐書·地理志》:“大朗廟在治北五十里,達蓬山之陽,蜀太守李冰神祠。”又《新唐書》:“什邡,武德二年析雒置,有李冰祠山。”明萬歷間,曹學仝《蜀中名勝記》:“什邡公慕化(治),上有升仙臺,為李冰飛升處。”《古蜀記》云:“李冰功配夏后(夏禹王),升仙在后城化(治),藏衣冠冢于章山冢中矣。”志曰:“章山后巖有大冢;碑云‘秦李冰葬所’。”宋熙寧碑即明萬歷碑(《大安王廟碑》)均有記載:“冰一日巡視水道,至廣漢溯江而上(因有馬沿河之名)”,“至后城山,遇羽人謂公曰,公之德(注)于民深,名注天府久矣,上帝有詔,命予來迎。遂挾之飛升而去。”今祠之西嶺即后城治,上有李斗峰、升仙臺即是其地。《漢乘備錄》(明代什邡殘志)載明人李暢《秦太守李冰祠》五律詩曰:“章山勝地境,上接大蓬顛。禹有功遺處,冰分業繼先。三江因地勢,一水自通天。解組重來社(大王廟),黎民倍慶顏。”清康熙五十四年,《重修金相寺》碑云:“方亭井鬼之地也。然畢宿大蓬后城山之陽,祭祀河潼大帝大安王廟側,李公之墓。”任乃強、王家佑、溫少峰等學者在其文中更主李冰生于洛、卒于洛、葬于洛之論。羅開玉在其《中國科學神話宗教的協合:李冰為中心》一書中也力主李冰積勞殉職,死于導洛工程中之說,認為“李冰死后安葬在可俯瞰洛水的章山之上。”

而后城治地處洛水朱家橋村的半山腰,是什邡的文物保護場所。清代縣令名其為什邡著名八景名勝之“大蓬飛煙”。這里前有高景雄關挺立,后有蓮花石奇觀獨特,李斗峰云環霧繞,足下石亭江咆哮奔騰。放眼綠水青山,陡峭奇峰,天地開闊,眉目舒張。李冰導洛時曾在這里安營扎寨,“李斗峰”三字至今依稀可辨,升仙臺摩崖石刻“使承仙造供養”,相傳是李冰當年祭天的遺跡,亦是如今的旅游勝地啊!

 

微信圖片_20190620150235.jpg

 

李冰雖然已仙逝千年,然則從漢高祖時追封為“昭應公”至清雍正時又封為“敷澤興濟通佑王(清代之前又曾封河潼大帝)”,歷朝歷代皆有封號,這里不再累述。單說現世,前黨中央總書記、國家主席江澤民也曾為李冰揮毫題詞:“創科學治水之先例,建華夏文明之瑰寶”,這十六個字是對李冰一生的高度概括。

川劇《草鞋縣令》就是在這些史料基礎上,進行合理藝術加工演繹,從而塑造了一個勤政務實,敢于為民請命的好官形象。表達了“為官一任,造福一方”的思想,此乃匠心所在。

? 钻石之恋试玩